lover-二七【开学,缘更】

如果不介意,可以叫我阿七(●'◡'●)ノ❤
开学了,我尽量月更三章,如果不可以,大家随缘吧/嘻:-P

我疯了……

我把我妈的手机号填错了以至于我现在都收不到分班和寝室信息QAQ

啊啊啊啊啊啊啊

我死了

死了



l

QAQ【委屈巴巴】


当家长组来到游戏现场【一】

​*这是一个集养成闯关抽卡为一体的大型氪金(划掉)游戏/嘻

*家长组:魏长泽,藏色散人;江枫眠,虞紫鸢;青蘅君,蓝夫人;聂宗主,聂夫人;金光善,金夫人;温起源,温夫人(私设:情宁父母);抱山散人;蓝启仁;孟诗

*私设较多,望海涵

*cp官配以及除忘羡外全员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那这该怎么办?”聂夫人愁道。

这谁也不知道。

“呀!”藏色惊呼。

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她面前浮现着光幕

「魏婴

等级:少年【若提升等级需完成打山鸡,摘莲蓬的任务】

武器:随便

天赋:攻击力+10,防御力+10」

大家都眼尖的看见提升等级的方法了。

江枫眠奇道:“藏色,你是如何发现的?”

魏长泽也看着自家妻子。

藏色其实也不清楚:“我就碰了一下这个牌,它就出现了。”

虞紫鸢道:“我也碰了,并没有发生什么?”

藏色:“呃……可能在碰的时候,我想着提升等级?”

聂夫人闻言,尝试的一碰聂怀桑的卡牌。

「聂怀桑

等级:少年【若提升等级需要一本极品春宫图】

武器:无

天赋:智慧+10,攻击力-10」

众人:……这聂二公子是个奇人啊!

聂宗主立马就炸了,“回去我一定要让他天天练刀!”

其他人看这行得通,也纷纷效仿。

「金子轩

等级:少年【若提升等级需要练剑百下】

武器:岁华

天赋:攻击力+7,防御力+7」

金光善面色不虞,显然是对自己儿子天赋不如家仆之子不满。

「蓝湛

等级:少年【若提升等级需要左右臂各倒立一个时辰】

武器:避尘,忘机

天赋:攻击力+10,防御力+10」

蓝启仁背着手,对这个侄子的提升条件非常满意。

「江澄

等级:少年【若提升等级需要江枫眠或虞紫鸢的一句鼓励】

武器:三毒

天赋:攻击力+9,防御力+9」

江枫眠和虞紫鸢无言,其实江澄提升等级的方式是最为简单的。

但正是因为这点,江枫眠忍不住反思,是自己对晚吟太过严苛了吗?

“枫眠兄,他们还小。”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魏长泽淡淡的说。

是啊,他们还小,江枫眠苦笑,一切还没有发生……但不知为何,他就有种对晚吟有种愧疚感。

「切换场景中……」

在这个未知空间里,八个人忽然消失,剩下的人睁大了眼睛。

“兄长!”蓝启仁上前一步,“敢问阁下,我兄长和长嫂在何处?”

没想到这次系统竟然回答了蓝启仁「他们去完成任务了」

完成任务?蓝启仁忽的想起那些条件,估计是在完成那些任务了,没办法,只能在此静等他们了。

且说那声音响过后,魏长泽和藏色就发现他们不在那个神秘的游戏现场了,而是在一处林间,藏色还没来得及高兴,魏长泽沉声道:“不对。”

藏色道:“长泽,怎么……”

她瞪大了眼,因为她发现魏长泽是灵体状态

她顿时有些慌了:“长泽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魏长泽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自己妻子,叹了口气:

“这可能是因为那个游戏的缘故吧……藏色,你现在的样子……”

藏色散人毕竟也是曾经名噪一时的名士,也很快冷静了下来,她察觉到魏长泽未完之言:“长泽,我现在是什么样。”

魏长泽还没说,一个紫衣少年便带着一大群身着江家校服的弟子走了过来。

“大师兄!又逃课了啊!”

“虞夫人在罚堂等着你呢!”

少年嘻嘻哈哈。为首的少年一巴掌作势要拍到藏色头上,藏色下意识一躲。

那紫衣少年怒道:“魏无羡,你还敢躲!!”

魏无羡!

藏色身体一僵,她好像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了,她求证般看向魏长泽,魏长泽微微点头。

江澄看着平常一定会回怼的魏某人,像是不正常似得看向旁边空地。

江澄道:“喂,魏无羡,你没事吧!怎么跟傻了似的?!”

藏色不受控制的说:“呸,你才傻了呢,我只是在发呆。”

江澄嘲笑:“你竟然还会发呆??”

藏色完全控制不住自己,一双眼睛滴滴溜溜的转,不停地往魏长泽那里看,“诶诶诶,师妹,这话就是你的不对了,我只是在思考一个打山鸡的新玩法。”

江澄看着自己面前的‘魏无羡’,总感觉哪里不对,但是又说不上来:“别叫我师妹!还有,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?”

藏色心中一凛,眼神不敢乱飘了,“嗯??师妹你在想什么!”

江澄脸黑道:“都说别叫我师妹了!魏无羡你欠打吧!!”说着一巴掌又糊上去了。

藏色连忙躲开,魏长泽仗着其他人都看不见来到藏色面前说:“藏色你先顺着这个情况,别被发现了,既然是游戏,应该会有破解之法。”

藏色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。

口中的话语她不用特地去控制,藏色把精力放在如何调节面部表情,想着她的阿婴,想着卡牌上的那个笑得恣意的少年。

那些少年看着自家大师兄被少宗主打的抱头鼠窜,一个个笑的贼大声。

“大师兄,别怂啊!”

“就是就是,拿出你的气势来啊!”
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
藏色眉头一挑,摁住江澄:“师妹别气了,诶,不如这样吧,我们来比一场赛,看谁打的山鸡多。”

江澄挣开‘魏无羡’的束缚:“你无不无聊,我没这闲空陪你玩。”

魏长泽眼神一亮,出现了!

“江澄,先别拒绝啊,哦……你是不是怕输给我啊。”‘魏无羡’脸上笑嘻嘻,嘴里说着拉仇恨的话。

江澄听着这话,面色一沉。

身边的师兄弟还在起哄。

他嗤笑一声,“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整天不务正业打山鸡啊!比就比,谁怕谁。”

「叮,触发关卡,升级关卡一——打山鸡」

「请各位玩家使用卡牌召唤人物,使用人物与江澄比赛即可」

藏色懵逼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魏长泽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江澄抱胸,神色睥睨:“怎么,你怕了?”

“怎么可能!来,比一比!”

「切换场景中……」

场景切换,藏色发现自己不在那个绿茵茵的山上了,而是身处战场!

地上,房檐上堆聚的都是身着各家衣袍的子弟,其中温家的炎阳烈焰炮最多。

尸骨成山,血流如河。

藏色浑身发冷,右手忽然被包住,往旁边一看,魏长泽已经恢复了实体,再一看自己,一样恢复了本样。

泛着电光的紫鞭抽在藏色脚边,藏色僵硬的抬头,看到的不是紫电的拥有者虞紫鸢,而是一身宗主服的江澄。

江澄眉眼阴冷,朝着藏色一笑:

“魏无羡,你发什么愣呢,不是说好比赛呢吗?我们来比比,谁打的山鸡最多啊。”

藏色浑身发冷。

她感觉,江澄嘴里说的山鸡,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个山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嘘,我在搞事哦~

2000+

嘻:-P

当家长组来到游戏现场【序】
这应该可以了吧
如果真的不行,就去我wb找

【晓薛/薛晓】陌路

*私设洋洋被瑶妹救回来了,但一直被瑶妹囚禁。

*企图固粉/嘻嘻

*cp晓薛/薛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是明月清风,而他则是十恶不赦。

他们,本就不是一路人。

薛洋倚在床榻上,嗤笑出声,用仅剩的一只手将金光瑶特地为他准备的糖捏碎。

“成美今日火气怎么如此大。”金光瑶声带笑意道。

薛洋露出虎牙,“没糖吃,自然就不开心。”

金光瑶摇头,“刚刚被你捏碎的不就是糖吗?”

薛洋哼笑,“一点都不甜,还敢说是糖?”

金光瑶露出微妙的笑:“难道你还想着那晓星尘晓道长?人家可是被你……”

“闭嘴!”,薛洋面色阴沉的说,他现在的身体跟破烂差不多,只能躺在床上,要不然他早下床掐死金光瑶了。

忽然他想到了什么,脸上勾起了一抹笑,甜腻腻的说:“小矮子,听说你最近仙督当不下去了?”

金光瑶面色不变,“我今日只是过来问你,我准备东渡东瀛,你跟我一起吗?”

其实金光瑶只是礼貌性一问,他知道薛洋是不会跟他走,毕竟人家可是在等着某人呢!

果然,薛洋淡淡道:“不,反正小矮子你也没想要我跟你一起逃走。”

想了想,他笑出声:“小矮子,你说你现在像不像一条丧家之犬,哈哈。”

金光瑶那完美的笑容有了裂痕。

“想想那蓝宗主可真惨,被一个娼妓之子骗到如今。”

“薛洋!”

薛洋笑的很欢乐,“哎呀,怒了啊。”

“成美,你知道吗。”金光瑶声音很轻,脸上却带着诡谲的笑。

薛洋背对着金光瑶,什么都没看到。但他觉得这样的金光瑶有点反常。

“有话就说,没事滚蛋!”

金光瑶轻轻道:“其实啊,那晓道长的魂适合可以养回来的。”

薛洋一提到晓星尘就身体一僵,“不可能,连那夷陵老祖都说不行了。怎么可能,再养回来呢?”

“那当然咯。”金光瑶慢慢踱步到薛洋身边,“那时你有带阴虎符在身上是吧?”

“是又怎样。”

“那就对了,阴虎符本体阴铁本就是至阴至邪之物,吸纳一切阴魂,虽说那晓道长的魂在锁灵囊里,可你日夜佩戴它,那晓道长的魂力慢慢流逝,于是等到魏无羡献舍回来,那魂自然也拼不上了。”

金光瑶的一字一句像刀子一般刮割着薛洋的心。

薛洋眼中爬满红血丝,“不可能!你骗我!!”

金光瑶欣赏般看着薛洋的表情,听到薛洋的质疑,面上浮现怜悯:“那是自然,我是看那魏无羡留下的手稿才知道的。”

“你放屁!”听到金光瑶是看魏无羡手稿知晓的,薛洋恢复了一些理智,“那破手稿我都看过好多遍了,绝对没有你说的哪些内容,小矮子,说谎也说的高明些吧!”

金光瑶依旧是那抹温柔的笑意,“你以为金家会把夷陵老祖所有手稿都给你?”

薛洋面上笑意一滞,恶狠狠的看着金光瑶,“你说什么?!!”

金光瑶伸出一根手指,在薛洋面前慢慢摇着:“我在说——”

他恶意的拉长了声音

“是你彻底害死了晓道长啊!”

这句话如雷一般劈在薛洋耳旁,薛洋撕心裂肺,“你骗人,你滚!滚啊!!”

金光瑶躲过薛洋扔的盘子,从善如流的向门口走去,走到门口时,他步伐一顿,扭头又道:

“成美,你可害了晓道长两次,怕是那晓道长要恨死你了。”

“滚!!!!”

最擅长从善如流的金光瑶出了门,脸上的笑意满满。

薛洋眼中赤红,身上的伤口都崩裂了。迅速染红了雪白的里衣。

是他,是他害了他。

他仅剩的一只手死死扣着床板,十指连心,他指尖都已经血肉模糊了,薛洋还是一脸晃神。

被吸魂时,他该有多痛啊。

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,薛洋用手抹了一把脸,脸上沾满了血水。

“哈哈……哈哈,道长,道长……”他呢喃道。“是我害了你啊,是我啊!”

他又哭又笑,身上的血迹越洇越大,生命力迅速消失。

他癫狂的笑道:“道长,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哈,是我,是我害了你,对,是我害了你。”

他喃喃道:“……我害了你,是不是要偿命。道长,道长,你回答我啊!!!”

门外金光瑶听完一切,对着守门的两人说:“半个时辰后,记得收尸,哦,如果不用留魂。”

“是。”

语毕,金光瑶便背着手走了

至于阴虎符真的能吸魂吗?

当然不能,金光瑶轻笑,他只是编了个谎而已,没想到薛洋那么傻,还真信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发完,OK

蛤蛤蛤蛤蛤蛤,我好喜欢瑶妹这种黑化的感觉嘻嘻嘻。

我发现好久没更了,更一发薛晓/晓薛吧

又是一章晓星尘没有出场的cp文/嘻


爱我头像

好不好看!!!

爱辽,谢谢 @朝夕以俞 太太

哭泣,我也有好看的头像了QAQ


【追凌】洗澡澡

@涉川酒 点的梗——我似乎拖得太久了/笑哭

*让我慢慢还债吧!

*ooc预警哈

*cp追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蓝思追发誓,他绝对不是故意的。

鬼知道为什么自己撕开传送符后没有回到云深不知处,而是传送到了兰陵。

可传送到兰陵也就罢了,为什么还是传送到某一间屋内!!!

蓝思追懊恼,早知如此,就应该劝住蓝景仪那颗无处安放的好奇心。

如今,还是早早离开这间屋子为妙。

蓝思追这么想着,走向门口,却被门上的禁制所阻。

他微微蹙眉,摸向腰间的剑。

但听屋内一阵水声,蓝思追眼睛一亮,往声音源头走去。

走到半路,蓝思追忽然顿住,未出口的声音卡在喉咙。

在他面前,有一层轻薄的白纱帐,透过白纱,可以看见那人裸露的后背和乌墨似的长发。

那人似乎听到了意思动静,转过头,露出精致的面容,和额间那一滴血红。

那人看到蓝思追的身影,显然也是一惊,而后面色一沉。

“哪儿来的宵小之徒,竟敢来偷窥本宗主!”

蓝思追被这声音喝醒,原来他误入了金小宗主金凌的房间。

岁华刺向他的头部,蓝思追下意识拿剑阻挡,剑芒一闪而过,伴随着一声厉喝:

“蓝思追你不知羞耻!你们蓝氏家规就这么教你的吗?!”

蓝思追焦急的解释:“金凌你听我说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他忽然没了声,呆呆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金凌。

金凌被他盯的面容泛粉,拢了拢身上的白纱,不自然的扭过头。

“蓝思追!”

蓝思追回过神,声音低哑的问:“阿凌,你衣服呢?”

阿凌,金凌皮肤发烫,瞎叫什么!

打定主意不要理蓝思追,却被蓝思追恐怖的眼神吓到。

“在床上……这么凶干什么?”金凌不满的小声说。

蓝思追颇为温柔的问:“你每天都是这么走过去?”

不知怎地,金凌打了个寒颤,依旧态度强硬的说:“是啊,有什么问题!”

“你不怕他人看见。”蓝思追的眼神很危险。

金凌不解道:“我这屋子下了禁制,没有我的命令谁都进不来……对了,你是怎么进来的!”

蓝思追慢慢靠近金凌,没有说话,一把将金凌打起横抱。

“喂喂,蓝思追你干什么!”金凌被蓝思追吓到,白皙的手臂搭到蓝思追的脖颈处。

“干什么,”蓝思追笑了笑,“当然是干你了!”

金凌一时被惊住。

“卧槽,蓝思追放我下来!”

“蓝思追!”

“呜呜呜呜!”

end

到最后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,只知道蓝老先生又被气晕过去了/摊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蛤蛤蛤蛤蛤蛤,写的不知所云蛤蛤蛤蛤蛤蛤

记住我是个清水向写手/佛系

hhhh


少年且听一曲【二】

*推翻重写,ooc预警【我尽量不ooc】

*魔道阅歌体,会有阅读体的掺杂吧!

*时间线——云深被烧,忘羡杀王八

*cp忘羡和各种bgcp

*这个世界观和上一篇不太一样,看看吧……

*小朋友组就不出现了蛤!

*『歌词』〖原著〗

*魏无羡篇——《堕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云梦莲荷 彩衣枝侧 年少且长歌

仰首晏晏 醉雪云中 折月踏清河

东风惹渐泽 江深横舸 墨痕染书册

遇花倾酒 何日不识 俗世往来客』

魏无羡已经呆滞了,刚刚那个,真的是他吗?

温若寒脸色不太好,想要除魏无羡的心思愈发坚定。

『蟾光射雪射骸骼 血殷似金灼

划书万鬼策 叛三亲敢请歌 捩喝乌蜇

堆尸涌肉血压河 短死长生全不豁

须臾间 万代皆可破』

与上一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满屏的血雨腥风,让众人忍不住皱紧了眉头。

终于,有人忍不住道:“这位公子可是修了邪道。”

一看,原来是姑苏蓝氏的一门生。

“苏涉,你别说了。”他的好友拉了拉苏涉的衣袖,见众人看了过来,苏涉有些兴奋,刚想要再说什么,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了。

(死人——没资格说话)

声音阴寒,苏涉的脸唰的一下白了。

『夷陵夜纵万鬼驱策

梵山一曲湮没

踽踽独行者

何处陈迹新刻 南北撤

了经年沉疴往事逼仄』

蓝忘机抿了抿嘴,对于歌词中,那个踽踽独行的魏无羡有着抑制不住的心疼。

江厌离红了眼眶:“阿羡,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。”

“我知道的,师姐!”魏无羡笑的很是灿烂。

江澄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『穷奇截杀反局中落

顶恶名遭刃咄

符出鬼千拨』

穷奇道截杀!

“穷奇道截杀!魏无羡,你干了什么?”江澄忍不住了,眼神扫过其他人,尤其是温家。

“我哪知道啊,”魏无羡依旧吊儿郎当的,“你看那上面说是有人算计我了。”

『动辙起戈难勒 六念夺

鬼神不由策 炎阳失魄

月久累为跗骨疴

此为一堕』

“这个堕字,可有着深意啊。”金光善若有所思的说。

“炎阳失魄,也别有深意啊。”温若寒冷笑的看着四大家族的人。

金光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。

『兰芷婆娑 远水近廓 拾镜举觥筹

坛中苦酒 烛影绰绰 对影恐虚酌』

“温宗主,这个词是在魏公子的歌里,其深意恐怕也只有江家人知道吧。”金光善道。

江枫眠冷冷道:“金宗主这话就有点过了,毕竟这是未来的事,谁也不能确定,不是吗?”

“江宗主说的是。”蓝曦臣附和道。

金光善面上带笑,心中却咬牙切齿,这蓝曦臣不过毛头小子,竟敢如此猖狂。

温若寒理都没有理金光善,毕竟他也知道温家在修仙界中是有多拉仇恨。

『乱葬岗过眼乱魄 捱过或痛呵

晤数种深刻 一人将怯懦挝可称"活过"

不与混账费口舌 心知天赐为苦磨

醒世不易得 锤磨后自炼得』

乱葬岗!

那是温家的地界。

魏无羡看着屏幕上那个面色苍白的男子。

“温家。”江澄恨恨道。

『年岁窥破死生因果

知我心中残壑 拟半曲为戈

幸得故人回眸 动心魄

横笛詟(折)诸恶 复拓桑柘』

蓝曦臣低声说:“魏公子……”后面过得不怎么好啊!

后言未说,在他旁边的蓝忘机已经知晓,藏在袖下的双手攥起。

是谁,害得魏婴,如此?

温家吗?

『不夜惨事喻于尸河

岂是"血洗"了得 个中皆难说

三千生灵取夺 秃爪剥

骨肉未嘱妥 绝响耳侧

绝义负恩薄情者 此为二堕』

明晃晃的“负恩薄情”挂在其上,一向最爱作的金光善没有发话,因为他被温若寒还盯着。

江家人已经黑了脸。

虞夫人厉声道:“我就说他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。”

“三娘,不要被这上面的话所误导,魏婴品行如何,你岂会不知?”江枫眠劝道。

江厌离护在魏无羡身前:“阿娘,我相信阿羡不是这样的人!”

连江澄也挡在自家姐姐面前,“阿娘,我也相信他!”

“你们,好啊,你们都是跟他一家的是吧!”虞夫人怒极反笑。

其实她也知道以魏婴的品行不会干出这事,可是凡事皆有例外,况且她也批评魏婴习惯了。

只是没想到……

凌厉的丹目扫过父子仨,冷哼一声,“还当着,真以为我会抽他!”

魏无羡被他们护在身后,眼眶有点热,站出来,对虞夫人道:“虞夫人,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负了江家,忘了江家的恩情了。”

虞夫人没有吭声。

『摘云纹明秀 方觉周寸皆星罗

揽雪霁入怀 亦惊前事不徒说

描黄缣 摹新史 囿于长夜迟笔落』

“摘…摘云纹!”蓝启仁手一哆嗦。

蓝曦臣含笑看着蓝忘机,恐怕是和忘机有关吧!

江澄恨铁不成钢的拍了魏无羡肩膀:“你去招惹蓝家人干甚!”

魏无羡有些讪讪的,眼神却控制不住的向蓝忘机那里飘。

『别云间 成洒脱

恰破春风 一骑千山过

百年后 仍闻说

便算生来渭泾难收

善恶无非清浊 长夜难困囿

敢为闲杂指咄 河汉倬

抱赤胆心魄 向死而活』

“这魏公子也是个侠义之人,也不知为何会活成画面这样!”聂明玦虽然嫉恶如仇,但只要不牵扯温家,他还是有点作为宗主的理智的。

(呵!)

那声音冷笑一声。

“那当然是因为——”清脆的声音骤停,娇俏可爱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那五人竟不知踪影!

『终回人间踏平亘波

凭一举改佞舌 尽斩"清明客"

历苦厄称痴者 世躁磨

也算重来过 甘与往者

折岁月望进眼波 此为三堕』

这过尽沧桑的感觉,是在不太像这个魏无羡。

曲声已尽。

女子坐在一张不知是从哪儿来的椅子上,“啊——我知道你问有很多问题要问,先自我介绍一下,小女子单字一个戮,嘻嘻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突然更新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!

唔,这章感觉还是不太好,估计往后会修,啊啊啊,现在先推一下剧情蛤蛤蛤蛤蛤蛤

睡觉去啦,各位晚安啊!

@抿上你那逼盒盒


老福特又针对我:)

这篇文是受诅咒了吗???

怎么发都发不出来

我也是:)

好家伙

搞我呢是吧

本篇走评论,或者找我wb:lover-二七


说出来……可能会被打

呜呜呜呜

我卡文了!

三个都卡了QAQ

我现在有开新坑的欲望

【蠢蠢欲动】

快来劝住我QAQ

X﹏X


少年且听一曲【一】

*推翻重写,ooc预警【我尽量不ooc】

*魔道阅歌体,会有阅读体的掺杂吧!

*时间线——云深被烧,忘羡杀王八

*cp忘羡和各种bgcp

*这个世界观和上一篇不太一样,看看吧……

*小朋友组就不出现了蛤!

*『歌词』〖原著〗

*魏婴篇——《长别照梦灯》

*夷陵老祖篇——《堕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五个字慢慢淡了下去。

——记少年魏无羡

这是什么!

魏无羡疑惑的看着屏幕,“敢问聂公子,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聂诚悻未语,金凤阙抢答道:“哎呀,魏前辈,这就是写给你的啊,多简单。”

清雅小调响起,紫衣少年躺在船中,随波逐流。

『莲梢露滴碎坞中满江月

纵棹载半舟轻烟

衔叶吹吹小调清烟

扰谁春好眠』

魏无羡看着屏幕,甚是惊奇,这不仅有歌词,竟然还有画面。

江厌离眼神倒是温柔的很,一抹柔和的弧度在她脸上勾勒出来。

『借东风呼朋唤友引纸鸢

竞指叹相较孰远

不消我翻指共收线

以箭穿云天』

江澄看着放纸鸢的魏无羡和他还有江家一群弟子,心中一咯噔。

果不其然,虞夫人黑着脸道:“魏婴,你不好好学竟然还带着其他人一起玩乐!”

魏无羡心虚的摸了摸鼻子。

“还有江澄,你还和他一起,你功课哪点比得上他了。”

江澄面色一僵,垂在腿侧的双手慢慢攥了起来。

江枫眠拉住虞夫人,“三娘。”

虞夫人瞪了一眼江枫眠,却没有再说什么。

『愁滋味少年不识

也无迎别 也无生灭

逍遥客信手闲抛“随便”』

少年天真不知愁,抛着佩剑,打着山鸡,摘着莲蓬,欢快又活泼。

那些长辈则疑惑的看着画面——这到底有何意思?

『一言惊鸿天

偶然遇他人眼相蔑

偏负手自不屑

我晚逢秋江不忍绝』

蓝忘机看的颇为专注,画面上的人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都在牵扯着他的心弦。

蓝曦臣若有所思的看着蓝忘机,旋即,他眼神一转,在金家看到了孟瑶。

孟瑶朝他笑笑。

『满塘枯莲竞凄切

不识风花雪月

愧吟这……咔…咔滋滋……』

众人皆惊,这是怎么回事!

“金凤阙!”江弥菱看向金凤阙。

金凤阙咬着下唇,“它发现了,这个不受我们控制了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!”蓝枫一脸讶然。

(欢迎来到观曲台,请文明观曲。)

无机质的声音骤然出现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魏无羡问道。

(各位可以叫我嶂。)

五人脸色惨白,温玖谙抖着唇说:“来得竟然是它,这事……果然兜不住了吗?”

五大家族的人疑惑不解的看着五人。

那画面一转,新的乐曲已经切了过来:

堕——记夷陵老祖魏无羡

江澄对着魏无羡道:“夷陵老祖是个什么鬼!怎么哪都有你的事!”

魏无羡无辜:“我哪里知道。”

画面晕上了黑色——

魏婴,字无羡,云梦江氏家主之螟蛉子。生而颖异,行思跳脱,不拘礼法焉。岐山温氏暴虐,亡江氏,婴亦为温晁所害。既乱葬岗出,以鬼道报其族。姑苏蓝氏含光阻劝,莫取。穷奇道变故,起阴虎符于不夜天,竟全身而退。众家数围剿,遭厉鬼反噬而身死。越十三年,莫玄羽献舍。此间,含光君“逢乱必出”,大梵山笛音一曲,却是故人。

洋洋洒洒的一段字不知惊到了多少人。

江家人脸色很不好。

亡江氏,婴亦为温晁所害。

字字诛心。

江澄脸色发青,他江家就这么任人践踏吗!

虞夫人摸着紫电,相信要不是观曲台不允许私斗,她肯定一鞭子抽上了温晁。

温若寒看着以鬼道报起族,眼中不屑,待他神功练成,区区一个鬼道能奈他何!

金光善更多注意力在那个阴虎符——若这等神器能为他所用……

蓝曦臣看向蓝忘机,那含光君不会是忘机吧!

蓝忘机脸色发白,厉鬼反噬惨死,魏婴……他受得了吗?

在所有人各怀心思的时候,倒是魏无羡本人除了江家灭门这件事让他愤怒,其余的,虽然心中有点涩,但也没什么。

这么想的,魏无羡鬼使神差的看向了蓝忘机,着实被蓝忘机的脸色吓了一跳!

“蓝湛你没事吧!”魏无羡忙问,这一下,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来。

蓝曦臣猛然一回神,也担忧的看向蓝忘机。

蓝忘机垂眼睑:“无碍。”

“会不会是伤还没好!”江蓝两家靠的比较近,所以魏无羡蹭到蓝忘机身边问。

蓝忘机看着魏无羡,“伤已经好了,我只是……”心里难受。

后面这话他没有说出去,因为画面又有改动了。

伴随着众人的吸气声,阴郁俊美的男子手持横笛,站在屋檐上,院庭内,全是身着炎阳烈焰袍的走尸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啊啊啊啊啊啊羡羡我要写两章

我可以的【自我鼓励】

我感觉私设我要搞个大的了蛤蛤蛤蛤蛤蛤

准备开个小号,写写其他同人

嗯,遁了嘻嘻嘻

@马尼马尼混